您的位置: 大港信息网 > 历史

春秋知恩圖報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3 18:16:53

  自从阿四他俩走了之后,我和加成由旅店搬到了五楼宿舍

  五楼进屋是个方厅,一张破桌子,几个有些残缺的凳子左边卫生间,右边是厨房正对着两个门,左面是办公室所谓办公室就一电脑,一大沙发,一大床而已右面是我们住的地,六张上下床,摆放的满满当当对着门有一破旧的桌子,类似于八仙桌的样子,斑驳得几乎没了油漆上面一破旧的古老电视,任你遥控器都摇碎了,不拍就不出人的那种这就是所谓的宝子的公司,管住不管吃的地

  室内十二个人,至少八个是烟鬼,易拉罐、饮料瓶装的烟灰烟头到处都是白天来自天南地北,四面八方见缝就挤的等活的人,分挤在床上,电视机前,方厅里吸烟,沙发上横七竖八,个别的分布在角落,哇啦哇啦说着只有他们才懂的方言嗬家伙,这哪是住人的宿舍,分明是鸦片时期的烟馆,雾气缭绕的,刺鼻的气味弥漫了整个空间我们饱受这二手烟无声地摧残,而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承受着,就像承受哼哈二将面带微笑,却拿着刀子剜心一样哼哈二将就像曹操挟天子之令,以令诸侯,我们又能怎样呢

  室内除了哼哈二将及他倆手下那几个骨干外,剩下的就是几个二十多岁的小屁孩

  我的床紧挨着小张的床,因为他来的早,我必须使他的插排

  小张,修长的个子,一头如鸡窝般乱蓬蓬的发,好像很久很久没洗过了身着一件破旧的大衣,看上去挺沧桑的,但一听到他那奶声奶气如娘娘般的腔调,仔细端详一下,发现他是个三十来岁的大龄小伙他虽是个小伙子,没有一点朝气,天天懒散地躺在被窝里玩如果没出去干活,他一天只吃一顿饭,个别情况没钱时,连一顿也吃不上偶尔借实在借不到,才出去干活

  我和加成入住后没两天,哼哈二将便给我俩立了规矩:“咱们人挺多,哼,每晚睡前轮班值日,哼,地板挨排擦一遍”哼将军还没说完,哈将军打了个嗝,补充说:“卫生间,厨房也要打扫哈”哈将军又打了个喷嚏:“姐夫,今晚该你了,哈,明晚加成哈”他每哈一声,都要点下头十多天过去了,我总能看见加成时常地打扫,没见过哼哈二将动过一动加成经常地洗脸洗头,抹些大宝,像个娘儿们许是在家干惯了家务,感觉地埋汰就去拖,说话柔声细语的,女生干的活全会干,织毛衣比女的还在行哩听他说家里的衣服、被都是由他拆洗,他嫌老婆洗不干净上树打松子,在我们那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哇塞,就这样里里外外全能的汉子,在老婆的眼里一文不值,经常甩脸子给他呢于是,加成特别地郁闷

  我玩得正欢,哼将军哼了一声,扯着太监似的嗓音:“姐夫今晚又轮到你了,加成、加成,明晚是你”命令的口气不容我拒绝

  “呵呵,”这么快“我无奈地起身下地,才听见加成在上铺应声

  妈的,你指使我还勉强说得过去,加成经常地打扫,你眼睛瞎了吗我心中暗骂

  面对哼哈二将有失公允乃至近乎刻薄的对待,我和加成努力地忍受着并积极地适应着

  连续两天活不多,又没轮上小张,小张彻底没钱了,仰壳躺在床上,眼睛无力地瞪着天花板,可能想着该怎样把晚饭混到嘴上从昨晚输光到现在还米粒没进呢在旁边静静地躺着,早已失去往日的青春活力平日,小张摆弄着里的游戏,游戏里常常会有一个女子发出嗲嗲地说的声音:“臣妾拜见大王……臣妾救驾来迟了……”

  以往借钱给他的,几乎都是哼哈二将哼哈二将借给他钱的时候,必是在牌桌上哼哈二将借钱给他的目的,就是让钱在他手里热乎一会儿,则又变成他们自己的了要么,他们才没有那么好心呢每每他们急于让小张还钱,便派给小张挣钱多的活如果小张领头,必会叫上我不知是近水楼台的关系还是我借给他钱的关系只要干活回来,哪怕是中午,只要小张进得屋来,就会脱光光溜溜的钻进被窝如月婆子稀罕孩子一样,不闻窗外之事,只沉醉在里的游戏里哼哈二将知道他有钱了,哼将军先使劲哼一声,接着大声吆喝:“小张,敢不敢过来斗两把”

  小张如果说:“不敢”哈将军哈一声:“怎么还尿胆了呢”声音不大,却足能把小张惊坐起来:“谁尿胆了”

  哼将军瞪大眼睛喊:“没尿胆过来啊”

  小张便一甩鸡窝似的破头,大义凛然地钻出被窝,抱着“万一”赢了的想法,去抓牌了真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兜里的钱一去不复返如此几番,这“万一”始终没降临在他的头上

  如果小张说:“没钱了”

  哈将军就会说:“咱借”

  小张看着哈将军拍着硕大的胸脯,伙夫样的大脑袋,可能总觉得自己聪明伶俐,智商远胜于他,赢两个总比干活容易一些吧可能人家早摸透他的想法,每每开始时,看小张的脸就像弥勒佛的脸,不用问也知道捷报频传;每每都是快结束时,小张就弄不明白为什么转瞬之间就丢盔卸甲,稀里哗啦,一泻千里了

  人就怕小聪明,总以为自己使个小计策,就能如鱼得水;殊不知人家早有防范,装着傻子一样将计就计哩

  这俩家伙屡试不爽,频频得手小张辛苦挣来的钱多数进了他俩的腰包

  今天小张没钱了,而且还欠哼将军二百块外面风雪兴致正浓,天气预报说这样的天气将持续几天俩家伙敏感的触觉,隐隐能判断出近几天活一定很少(风雪交加的,哪个傻子会上货再说高速也会封的)深怕小张一时半会还不上,于是,停止了诱惑无论小张怎样开口,这时候的哼哈二将是不会拔一根毛给小张的

  小张拽了我一下,我放下转脸看他他小声说:“借给我一百块钱呗”

  看着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直想借给他二百,可他一有钱,不是吃了喝了就是输了,借给他他怎么还啊我欲转回身去,看见他拽着我的手和那祈求的目光,我迟疑了一下,顺兜掏出五十块钱:“你先拿去花吧”

  小张没有放手接钱:“五十不够啊”

  “干嘛你要去吃大餐”我没好气地说了他一句他松开手,接过钱:“左右借一回,就多借给点呗”他不温不火地说着,没有一丝感谢的意思说句实话,我借给他钱,就没打算让他还,他那个样子用什么还没想到他还得寸进起尺来想起前几天的老张,气不打一处来我愤然地转回身,继续玩至于小张怎样出去吃饭,吃什么饭,跟我没多大关系了

  老张是我刚来就认识的山东梁山的老乡,我家原籍是那的因为近些年没去过梁山,便向他打听梁山的变化,他饶有兴致地跟我说着一来二去,他也指点我干活中的一些窍门后来听他说他是因为和媳妇吵架,放弃工厂优越的工资跑这来的我说:“你傻呀,你吵完架出来,在这个节骨眼上就不怕她在家里找人再说你放弃工厂固定工作跑这来打散工,你不是扔了西瓜捡芝麻吗”

  他摇摇头,沉默不语

  因为他来的早些,经常领着我们去吃便宜的饭菜,还告诉我们哪个超市啤酒卖的便宜

  郁闷时,和哼哈他们也赌那晚,一桌子人呼哈喊叫,赌性正浓,他匆匆地过来:“老王,赶紧借我一百块钱,后天指定还你”我不忍打扰他的兴致,那边的人老张老张还在一个劲地催,我坐起来,掏出一百给他他接过钱都没来得及说话,一头又扎进桌里我竟莫名其妙的盼他能多赢些第二天下雪,他们继续赌消息不断地传来:老张输了,不但欠哼哈他俩,而且还欠其余的人

  我的心七上八下的,好像就是我输了钱再晴天,我们都出去干活了,晚上不见老张隔天晚上依旧不见老张我有些慌,打听都说没见看他随身的小物件还在,稍稍放心再隔天晚上回来,听说老张跑了,并把宝子的钱也卷跑了

  原因是这样的:刚晴那天,我们都去干活之后,又来了份活宝子让他领着三个新来的去了他是老人,自然工资由他结算于是,他拿着四百块钱直接回山东了新人没开到钱,过了两天问宝子要,宝子才发现,一声声怒骂也没用了

  如今我心里骂着老张想着小张:我也不是慈善机构,再说了你们有的是力气,出去挣啊,干嘛总是突发奇想,惦念人家兜里那几块我虽然可怜你小张,可我不能拿钱开玩笑啊我这点钱挣得也不易啊

  一觉醒来,老郭慌慌张张地找我去货站他这已是第二次单独叫我了

  初识老郭,那还是第一天干活时我和大力跟着三个人去草庙子卸韩国食品到了地方,嗬家伙,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集装箱车,大约有十三四米吧库房很大,一垛一垛各色品种的食品,顶棚摞着打开车门,满满当当的一车货,五个小人,还不得卸一天啊在车上闲聊,知道老郭是东北的,林业局和我们挨着,也是山上的,于是,就感觉和他比较亲近

  首先,我就问老郭,我俩应该站什么位置,具体干什么,怎么干

  老郭仰着头,从牙缝挤出几个字:“想站哪就站哪,没有那么多规矩”

  看着老郭高傲的样子,我心里暗骂:这是什么屁话

  老板见我俩是新来的,招呼我俩拿托盘,告诉我俩怎样往托盘上码货;给我俩做示范,教怎样使地牛车面对新生事物,我俩唯恐那哥几个嫌弃,忙上忙下的,弄得满头大汗,还是被他们指来挥去忙忙碌碌中,自己就像个陀螺,早忘了自我存在,也忘了奔跑的时间

  这的活和我们在东北大不一样,我们与林子为伍,肩扛体抬的,出的都是大力气,久而久之,养成了慢悠悠的性子

  没想到这么大的车,三个半小时就卸完了,在我的眼里,那就是一个新的吉尼斯纪录

  另两个当中有一个也是东北人,齐齐哈尔的三十多岁,血气方刚,来到威海后两年,总感觉当地人嘲笑他只有个姑娘于是,顺应当地的风俗,下狠心要儿子这下好吗,一下又生了个双胞胎姑娘,三个孩子,立马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回到住处,宝子接着让他领着我和大力去外运就是装集装箱,然后放到船上,运韩国去所以叫外运我们一起去吃饭,当然我俩告诉请他吃饭时闲谈:他说老郭外表冷傲,内心热情,脾气急,性古怪,在队里应该算是很不错的人哩另外还告诉我俩哪个人可以深交,哪个人可以置之不理,活该怎么干,尽量少说话等等

  慢慢地发现,老郭和我们一样纯朴,而且老郭也是宝子直接指派,他的活多是比较散杂的小活也许我干活不偷懒,加上宝子嘱咐老郭,有活老郭总是第一个叫上我我俩开资,剩三五块零钱,我就说不要了,或者我给他买公交车的票,他都立马否决,说:“谁都是出力挣来的,干嘛占你便宜”每次都执拗不过他

  在这期间,也认识了老郭的同乡老于老于是老郭带来的,他颇有心计,干活时不十分尽力,我们一起干过几次说话特犟,是个抬杠的好手

  一次,老郭领着加成、老于我们去奶站卸奶,两车,正好两人一车老于抢先说:“我和加成先卸那个小车,卸完帮你们”因为他知道加成速度要优于我和老郭,抢先占下

  老郭说:“抓紧卸,下午去外运,还能挣九十六”都知道奶站十一点半下班,下班之前卸不完,外运就去不上我和老郭个头都不如他俩高,动作没他俩快,总怕干不过他俩,怕他俩嫌我俩占他们便宜,争先恐后,手忙脚乱,一副拼命的架势然而,下班之前我俩大车卸完,他俩小车却没卸完有点像龟兔赛跑的故事这是到哪也说不出的公理啊老郭脸拉得像长白山,直接怒斥老于:“怎么搞的下午你们自己来吧”老于扯着脖子,不服气地强辩加成低着头不吱声

  下午我俩去了外运,多挣了九十六块

  晚上吃饭,加成一脸的不如意我问:“你俩动作手法应该比我和老郭快,怎么”

  “今天老于邪门了,认起真来,我几次说他,抓紧点,他不但不听,还让我慢点不明白什么意思了我急也没用啊”

  我只好岔开话题,都没好意思告诉他,老郭坚持分开算钱呢

  因为奶站不是私企,工资得需要一些手续过了几天,宝子开资,平分的老郭叫上我,几次要与宝子理论去我拉着他说:“就那两个钱,别争了,再说他俩又是咱俩的同乡”

  老郭一脸的认真:“不是钱的问题,事气人”我好歹将他劝住

  因此,我才知道老郭有活也不喊老于的原因

  有一天,老郭领着别人去干活,不知道什么原因,到家了,竟没下车,晚上家里打到队里,才知道老郭走失了两天后,公安人员才找到他,送医院了听老于说他得了精神病

  为此,我难过了好些日子老郭的老婆开了个发廊,可能常有不三不四的人去因为老婆漂亮,老郭不放心可又得面对现实生活,儿子需要钱结婚可能因此抑郁

  再说小张,我得使他的插排,可插排孔少,除了插电热毯,只剩下能插一个充电器的,于是,他坚持使我的充电器因为使用的量大,他总是边充电边玩,没几天充电器的头松了,接触不好,不怎么能充电了开始,加成就提醒我:充电器不能两部合用,久而久之,充电器就得报废我也曾告诉他几回,可我不在家的时候多,又怎能控制了他呢

  共 707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用真挚的感情和细腻的笔法,描写了那些为生活所迫,背井离乡的“苦力”的生活和精神状态无论是精神萎靡,沉迷游戏、嗜赌而不能自拔的小张,为了生计,忍受妻子的“交际”,抑郁出精神病的老郭,女生干的活全干,还被媳妇“甩脸子”的加成,还是“欺压百姓”的“哼哈二将”,都栩栩如生,写出了他们本质的特点在这里主人公用他的真诚和善良收获了友谊这篇小说,带着我们走进“苦力”的生活和精神世界,让我们真正了解了他们的生活环境和情感小说质朴细致,充满生活气息推荐欣赏【:北极主人】【江山部·精品推荐150 100011】

  回复1楼文友: -09 08:14: 5 谢谢北极精彩的编按,辛苦,敬茶,祝快乐

  2楼文友: -09 08:2 :29 结果那天,运气出奇地好,不仅来了两大车,而且还都是最好卸的品种回东北老家时,小张,老郭送我很远加成戏谑地说我: 三哥,你无意撒,却到了两条小鱼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回复2楼文友: -09 18:05:21 谢谢仙子关注,祝快乐

  楼文友: -09 19: 7:08 我都好久没写文字了,换了销售行业,每天不知道忙的什么牙齿痛了三天了,吃不下饭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静下心写文小说写得很真实,感人写的你去年在山东的事情吧清风,保重 无锡华纳医疗

  回复 楼文友: -09 22: 0:14 你也保重

  4楼文友: -12 07:47:44 一篇让人看了鼻根忍不住发酸的小说

  异乡打工的艰苦,无论是老郭或者加成,还是小张,都使人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怜悯其中小张,如文章中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一部农民工的血泪史

  回复4楼文友: -12 10:02:26 谢谢你书生,那个佛字,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头,打了好几遍,也没看见你这个拂今天打fu,才找出来音没读准

  再次谢谢你,从不知到知,是个过程

哪种钙片好吸收
心梗后心衰治疗方案
怎样改变o型腿型
工作常备要带些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