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港信息网 > 健康

牛散私募逆市抢筹举牌凶猛玩法生变

发布时间:2019-08-15 11:45:05

尽管近期A股市场的表现持续低迷,但各方资本 逆市 抄底的意愿却在不断加强。由实力牛散、私募大佬及产业资本等组成的 资本大军 屡屡出手增持直至触及举牌线,并频频逼近大股东之位,也令上市公司内部的股权争夺战愈演愈烈。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对大股东减持、保险公司高现价产品限制等方面的监管新规也在逐步改变此前 凶猛 举牌游戏的规则。熟悉上市公司并购的投行人士分析,在监管层收敛资本举牌的背景下,一方面有着抄底意图的资金对举牌线有所回避,举牌者信息难以透明,隐形股东将有所增加;另一方面,举牌资本押注重组、谋求借壳或进行资本运作的意图明显,多方争夺上市公司控制权或成常态。

从二级市场看,股价大幅下调深跌也成为举牌资本入场抢筹的时点,其中股价超跌、估值错杀的标的成为资金围猎对象。市场人士分析,市场调整猛烈,之前举牌概念股浮亏比例增大,举牌标的投资逻辑正在发生改变,短期博取反弹机会不大,需谨慎跟随。

牛散私募 逼宫 股权争夺日趋激烈

开年以来,大盘指数屡屡遭受重挫,却并未阻挡各路资本 逆市 抄底抢筹的步伐,除了此前掀起资本市场动荡的中小险企资本之外,此轮举牌大军也不乏神秘牛散、私募大佬的身影闪现。与此同时,多家上市公司遭连续举牌、原大股东地位岌岌可危的局面频频出现,也令原本硝烟弥漫的股权争夺大战愈演愈烈,其背后显示了不同实力的资本强力崛起之势。

1月18日,成都路桥发布公告称,1月11日至14日,自然人李勤通过深交所集中交易系统持续买入成都路桥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699.9万股,占成都路桥总股本的5.0174%。此次举牌动作距离上次李勤增持触及举牌线披露不超过一个月。李勤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表示, 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增减持成都路桥股份的可能 。

尽管增持动作连续凶猛,但资本市场对举牌者的身份及其背后的公司信息知晓不多,仅仅根据信息披露报告,才令自然人股东 曝光 。资料显示,从去年8月开始,李勤便开始大笔增持成都路桥股份,并在后续两月中连续增持,截至公司三季报,李勤持有成都路桥股权比例达 .99%。2015年12月29日,李勤再度增持 700万股,持股占比超过5%。截至2016年1月14日,李勤累计买入成都路桥7400万股股,持股比例为10.0 5%,距离第一大股东郑渝力及其控制的四川省道诚力实业投资公司合计持有的19.84%股权比例不足10%。这也意味着若李勤继续增持,其持股比例有望超越郑渝力并争夺公司控制权。

不过,这类因信披要求而不得不公开信息的神秘举牌方并非孤例。1月14日,博通股份发布公告称,1月1 日收到黄永飞、顾萍等7人发来的 一致行动人关系更正说明 ,将此前增持博通股份的顾春泉纳入一致行动人范畴,这被市场解读为牛散黄氏家族举牌方队的再度扩容。去年12月9日,上交所曾向博通股份发函,核查黄永飞、黄培、顾春泉、顾萍等七人三个家庭之间一致行动人的关系。在监管部门施压下,黄永飞等7人一致行动人关系明确回复。伴随顾春泉的加入,黄氏家族持股比例升至9.2 %,再度逼近举牌线附近。

从去年以来,面对各方气势汹汹的举牌资本以及身份神秘的举牌方,不少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陷入股权争夺的暗战之中。以永新股份为例,面对举牌方奥瑞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续增持,控股股东永佳集团在小幅增持永新股份股权之际,也明确表态将在合适时机以合法合规方式巩固控制权地位。在去年年底备受市场关注的万科股权之争,也以万科管理层筹划资产重组、寻找联盟伙伴的方式仍在进行之中,目前万科A股继续因资产重组事项复杂而停牌。

股权分置改革后,大多数上市公司告别 一股独大 的治理格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出现显著的下降趋势。这让很多上市公司可能面临 野蛮人 的入侵。加上上市公司全面要约制度的修改,令收购方对上市公司收购的风险降低,引发股权斗争的加剧。 中山大学并购重组研究中心教授陈玉罡表示,如今收购方进行敌意收购成为大股东的难度变小,但许多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并未意识到持股比例下降之后该如何应对,造成股权争夺日渐激烈。

新规引发举牌收敛 隐形举牌 或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去年举牌潮的过度凶猛,举牌方资金来源不明以及举牌信息披露屡屡违规,来自监管层方面对于举牌动作的关注也日益提高。1月20日,有相关媒体消息称,监管部门准备对保险公司旗下业务结构进行大幅调整,要求不得开发新的 年以内存续期产品,业内人士认为,以万能险为主的高限价产品快速扩张时代已经结束,而此前险资依靠高杠杆资金运作的举牌模式或出现剧烈调整,不排除在短期内,举牌市场中险企身影减少的可能。

浙商证券分析师刘志平表示,以销售高现金价值保险产品为主的保险公司成为一种新型的 融资型 保险公司,这类保险企业出现及其对权益类资产投资比重的提高,引发市场广泛关注。在监管收紧的情况下,为了继续销售高现金价值产品,未来三个月这类新型保险公司会选择增资或发售次级债,同时收敛举牌上市公司的行为。

与此同时,来自监管层对大股东减持行为的新规定也开始逐步改变举牌市场资金进出的游戏规则。1月9日,沪深交易所发布关于落实《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通知,上市公司大股东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减持股份的,单个受让方的受让比例不得低于5%,转让价格范围下限比照大宗交易的规定执行。

熟悉上市公司运作的私募人士分析,5%的门槛意味着受让方将会触及举牌线,而举牌后半年内不能抛售,即股东减持后仍有5%的股份被冻结,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股权转让的流动性,从而限制大股东减持行为, 这个被视为稳定市场的新规,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减弱资本方的举牌意愿,现在有不少资本都在5%以下的范畴内进行小步增持,若确定后续有其他动作,才会触动举牌线。

在华南某券商机构投行人士看来,近期的监管动作收紧,并未改变增持上市公司股权的举牌意图,反而令举牌者动作更为隐秘, 比如协议转让中对5%的股权减持限制,可能让接盘者从单一身份转化为几个自然人或机构的身份,从而回避举牌线的可能;而大宗交易折价转让的方式也为私募、自然人股东、产业资本等进场接盘提供中间通道。 上述投行人士看来,由于监管规则的趋严,举牌者身份会越来越趋于隐秘,举牌资金来源更为复杂,以保证自身在资本市场上退出的灵活性,未来接近举牌线的 隐形举牌 公司案例也会增多。

同时,由于监管的收紧,更多举牌者倾向于做 隐形股东 而使其在资本市场的进出更为灵活。从去年的自然人股东或相关投资机构举牌的案例来看,不少上市公司遭遇举牌却未得到及时通知,而举牌者自身也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监管要求或者上市公司提起诉讼才被揭开身份。比如去年7月,胡波、胡彪增持西藏旅游至9.5%而未及时披露,被监管警示后遭大股东国风集团诉讼,两位举牌者被禁止行使股东权利。而在去年*ST新梅及其股东兴盛集团与举牌者 开南账户组 的股权纠纷至今仍未解决,其中举牌方身份背景的混乱,也令上市公司及监管部门对其中出资人的认定出现争议。

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便监管规则对部分举牌资本进行约束,也不会改变当前举牌资本大举进场的趋势,举牌者从财务投资转为战略投资、押注上市公司重组预期、搭建自身资本运作平台的驱动力非常强烈。 未来资金、资产、上市公司原股东可能会共用一个资本平台,这种并购案例预计将会增多。 国金证券投行并购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正在呈现常态化趋势,跨界并购的案例也逐渐增多、平均交易规模也在增加,上市公司资本平台的稀缺性诱发举牌收购现象的逐步增多,而这种趋势在今年仍会持续。

资金偏好超跌错杀股 举牌标的投资逻辑改变

从二级市场看,每一轮大盘指数的大幅下跌,总是伴随一批举牌资金进场抄底的动作。去年7月以来,包括产业资本、保险资金、阳光私募、牛散等资本大佬在二级市场凶猛扫货,并频频触及举牌线。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2015年下半年各路资本共举牌77家上市公司,举牌动用资金约1680亿元。在举牌资本凶猛进场的带动下,二级市场资金对举牌概念股的追捧热情也随之提升。

然而今年开年以来,市场持续大幅深跌,此前被高度热捧的举牌概念股也难以避免股价下挫的局面。同花顺数据统计显示,去年险资一共举牌 1次,共买入了67.89亿股,动用资金1104.75亿元,截至1月20日,最新市值达1256.69亿元,举牌险资整体依然浮盈151.94亿元,浮盈为1 .75%。而去年末举牌方平均浮盈约四成,这也意味着今年以来市场快速下跌也令部分举牌资本 深套其中 。

根据举牌方对投资标的筛选,一般市场遭遇普遍下跌后,被错杀的优质个股将成为大佬资本的围猎对象。巨漳资本总裁叶亮认为,资本举牌是由于看好公司体制或壳资源等原因,但现在这个点位举牌可以减少资金成本,不断利用箱体震荡的盘势吃货抄底,目前市场下跌空间有限,此时举牌可以吸引多头跟随建仓,增加个股流动性,促使多头大举进场以利于主力资金后期控盘。

有投资者认为,去年下半年被举牌股表现抢眼,一旦上市公司发布被举牌相关公告,股价短线就出现明显上涨。不过也有市场人士表示,当前资本市场举牌概念投资逻辑已经发生转变,仅仅通过短期抄底个股、降低持仓成本而获得超额收益的财务投资者越来越少,而参与上市公司运营、谋求借壳或资产并购重组的意图则更为明显,不适宜短线投资炒作。

华南一家券商机构分析师建议,由于当前股价表现起伏较大,保险公司所选择的标的往往都有国资背景,上涨速度相对缓慢,但股价整体表现相对稳定;而被私募机构或大资金举牌标的,尽管后期涨幅较快,但由于投资者对举牌标的公司后续整合的信息不明确,难以及时调整投资节奏,投资者盲目跟进买入则可能会遭受损失。 

男人如何养生如何抗衰老
具有抗老功效的食物有哪些
如何调节肠道菌群失调
湿气重肩颈背经常酸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